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爱情不是买卖

0
回复
3
查看
[ 复制链接 ]

3099

主题

3099

帖子

9518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9518
他们在最赤诚相见的时候相见,见到的都是彼此的贪婪。现在,爱情要让他们变成天使,该如何收拾此前的狼藉?
  
  一个是狼,一个是狈
  
  一对男女愿意结婚,如果不是为了感情,就是为了利益。
  
  张俊想出国,他已经向美国几所大学发去申请书,凭自己的成绩和毕业论文,只要托福分数一下来就能成,缺的只是做担保抵押的钱。杜丽也特想出国,可她连大专文凭都没有。但张丽有钱,前夫离婚时给她留下了五百万存款。
  
  于是他们共同的朋友孙某的介绍下,有着共同目标的狼和狈走到了一起。
  
  他们一起拟定了一份《结婚合同》。内容如下:
  
  “甲方张俊,乙方杜丽。
  
  甲方若通过托福考试,立即与乙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。为此,乙方支付甲方酬金10万元,并为甲方提供财产担保。
  
  甲方在办理出国手续的同时,要为乙方办理出国陪读手续,手续办成之日,乙方付甲方酬金30万元。
  
  在美国,甲方要为乙方申请绿卡,拿到绿卡之日女方付足余款30万元并与甲方解除夫妻关系。
  
  在此期间,二人虽名为夫妻,则各自生活,除‘业务’往来外无任何瓜葛。”
  
  在杜丽眼里,张俊还是一个孩子。虽然他的衣着简单而随意,眼神却很贪婪。这种贪婪既不邪恶也不美好,是为了梦想会不择手段的勇往直前。
  
  合同作废了
  
  托福成绩下来了,张俊考了670分的高分。一切都朝着既定目标发展。兴高采烈的甲乙双方约定第二天在结婚登记处见面。
  
  夜里的一个电话硬把生活调了个头。电话是张俊的父亲打来的。母亲病危,等着见儿子最后一面!
  
  回家,立刻回家!张俊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清晰的念头。他浑浑噩噩收拾行李,第二天一大早就跳上回家的火车,心绪不宁之下竟然忘记与杜丽的约定,更忘记告知对方一声。
  
  第二天上午,久等不见人的杜丽打通张俊电话时,他正在母亲的病床前坐着掉眼泪。老人已经去世了,他攥着母亲的手,怎么都掰不开。
  
  杜丽劈头盖脸地问:张俊,你哪儿去了,不是说好了今天去登记?
  
 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她才听见对方说话:杜姐,对不起,我妈去世了……说完是张俊大哭的声音。
  
  杜丽忽然有些心疼这个孩子。她虽然着急地想知道对方接下来会怎么做,什么时候才回来。可也知道这时不是问的好时机。等呗,她对自己说。
  
  张俊在老家待了一个月,杜丽觉得自己等得心都憔悴了。见面第一句话,张俊说:“姐,对不起,我不出国了,我要孝敬我爸。”
  
  杜丽的心这下真憔悴了。
  
  买卖不在人情在
  
  张俊回北京找了份不好不坏的工作,他的目标修正为“买房子接爸来北京住”。《结婚合同》已经作废,但杜丽觉得这孩子其实不错,有孝心,做事踏实,“买卖不在人情在,你要不客气,就把我当姐姐好了。”
  
  张俊真当自己多了一个姐姐,职场上有难题会找她求助。她也乐得有个弟弟聊天,偶尔家里需要帮忙,一个电话过去,张俊从未推辞过。她在网上陆续寻找了一些新出国合作伙伴,有时还会咨询张俊的意见。
  
  为庆祝张俊转正,杜丽又约他出来吃饭庆祝。离婚后,她疏远了以前很多朋友,这半年里张俊反倒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。等红绿灯的间隙,她用余光瞥了对方一眼。当初还带着土气的毕业生,已经隐隐有青年才俊的焕然一新。杜丽心里有了点异样的情愫。
  
  吃完饭取车,杜丽没想到在停车场遇到前夫。前夫也看见了她,打招呼的同时也打量了下张俊,然后轻蔑地在杜丽耳边说了句:“小心钱被小白脸骗光。”
  
  杜丽剜了前夫一眼,挽着张俊就走。回到车上她的胃就疼起来。这是婚姻留下的后遗症,情绪一激动胃就疼。
  
  张俊大致猜到七八分,他自己先下了车。杜丽没理会,只是把头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车门开了,张俊手里攥着盒什么东西坐了上来。
  
  “姐,给你买了点药。”张俊把一盒胃药放在她手边。
  
  杜丽的鼻子开始发酸。连自己的父母都说她离婚离得划算,房子一套,车一辆,还有五百万的分手费,可谁知道她被丈夫背叛无处说理、如今又一个人的凄凉?又有多久没有人像张俊那样给自己温暖和关怀?
  
  小白脸,她恨恨地想,现在姐弟恋最流行,我就真把张俊坐实了小白脸的名头又怎样!
  
  合同是迈不过去的旧伤
  
  两个看起来不可能的人开始牵手谈恋爱。姐弟恋在爱情的面前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年龄不是问题,学历也不是问题。而热恋期渐渐过去,当激情回归理智的时候,在他们面前却横着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曾经的《结婚合同》。
  
  以前迫不及待要结婚的两个人,居然有意无意地回避着婚姻的话题。也许那些合同的条款太过胡闹,当他们认真考虑彼此的感情时,忽然怀疑起对方的诚意。
  
  张俊想,这个为了出国愿意搭上自己婚姻的女人,我真的能把握得了吗?杜丽想,我是离了婚的女人,张俊看上自己哪点呢?是自己的美丽,还是自己银行里的那点钱?
  
  终于有一天,当杜丽缠着张俊,问他要是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他还会不会和她结婚的时候,张俊忍无可忍地回道:"我现在不去美国了,你会和我结婚吗?"
  
  话音刚落,张俊和杜丽都愣在那里。
  
  上帝弄人,他们在最赤诚相见的时候相见,见到的都是彼此的贪婪。现在,爱情要让他们变成天使,该如何收拾此前的狼藉?  
        北京最大皮炎医院-北京最大青春痘医院-北京最大雀斑医院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