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父爱,终会化蛹成蝶

0
回复
3
查看
[ 复制链接 ]

1065

主题

1065

帖子

3294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294
A
  
  看见她时,他正一个人躺在医院的特级病房里。
  
  房间很安静。热热闹闹地过了大半辈子的他,总是疑心自己是在疗养院。虽然每天都会有各式各样的人来看望他,有客户,有朋友,有亲戚,也有下属,可是,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  
  他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,想借此掩饰这种情绪。可是,看了十几分钟,频道却换了二三十个。他把遥控器扔在床上,叹了一口气,下意识地望了一眼门外。
  
  他看到有一个人影从他病房门前走过,又返回来。那个人影穿着一件紫色T恤,肯定不是护士。
  
  他心里有一阵莫名的激动,一把拔掉手背上的针头就往出走。
  
  但还是晚了。那个人影轻盈而迅速,一转眼,就从楼下溜掉了。
  
  他又跑回病房,透过窗户看到了那个紫色的人影。她一路小跑着出了医院的大门,又一拐,就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。
  
  他无精打采地坐下,然后又慢慢地躺下,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,刚才那个人影是他的女儿!他有一年多没见她了,她好像又长高了,可是,他没看清她的脸。而她,似乎也并不愿意让他看见。他的眼眶一下子就湿了。
  
  B
  
  四十三岁的他,一直都是一个很不成功的男人。他初中没毕业就去当兵了,在部队数次违反纪律,复员后一直得不到安置,只好去做一些小生意。
  
  二十三岁那年,没钱、没房、没正当职业的他,遇到了一个愿意嫁给他的姑娘,他想也没想,就结婚了。一年多以后,他有了这个女儿。
  
  二十多年来,他以做生意为借口,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。身无分文的时候,他会回家歇歇脚,手头稍有宽裕,他想外出的心思就如燎原之火不可遏制。
  
  妻子也曾阻拦过,争吵过,争到火冒三丈时,他不止一次地动手打过她们。打过之后,他又若无其事地出去喝酒。
  
  他从这一行转到另一行,雄心勃勃,为挣到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而四处奔波。可是,奔来奔去,一百万没挣到,他反倒欠了一身的债。他只好去借高利贷,拆东墙补西墙。
  
  这样拆拆补补,十几年就过去了。三年前,他终于在城郊建了一个小小的工厂,生活似乎有所好转。而他似乎更忙了,连过年过节也很少在家里露面。
  
  在内心里他总是在想,等把这么多年的债务还清了,厂子能正常运营了,他就给她们母女买一套房子。女儿长这么大,他没有带她玩过,没给她开过家长会,甚至不知道她的生日是哪一天。如今,女儿都快二十岁了,他自己却还住着岳母的旧平房。
  
  想到这里,他也感到很愧疚。
  
  C
  
  他犹豫了一个星期之后,终于忍不住了,就给妻子打电话:“闺女的电话是多少?”说完之后,他羞愧得厉害,自己的手机里存有不下五百个电话号码,却没有给女儿留下一行小小的存储空间。
  
  可是,他把她的电话号码默念了几十遍,却始终没有勇气拨出去。这样心神不定地挨到了傍晚,他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这么晚了,她又是一个女孩子,就不用打了吧?
  
  正在这时,护士敲门进来,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瓶:“一个高个子的女孩送来的!”他心头一热,打开,竟然是久违的小米粥。
  
  他因饮酒过量导致胃出血而入院,小米粥保养肠胃是再好不过的。他拿着勺子喝了三口,有一股咸咸的液体流到了嘴里。
  
  他终于扔掉勺子,拨通了那个背诵了一天的数字。女儿接起来,犹豫了一下:“爸?”他笑了:“我吃坏了,在医院!”
  
  “我知道。”她竟然无话可说了。
  
  他本来希望,她能像一个活泼的孩子一样,“咯咯咯”地一笑,然后说:“这么大岁数了,嘴这么馋!”
  
  然后,他像每个慈祥的父亲一样,笑骂:“臭丫头!”
  
  可是,她跟他其实很陌生。没有父女共处的时光,就想拥有父女般的亲密,这似乎是一种奢求。
  
  “你有空来看看,”他有点低声下气,“要是学习忙,就不要来了!”
  
  女儿说:“我早不念了!”
  
  他马上暴跳如雷:“你不念书干吗?你妈是怎么回事?你不念书,咋不跟我商量?”女儿没说话,电话那端静悄悄的。
  
  女儿的沉默提醒了他,他没有尽过父亲的义务,却跳出来享有父亲的权利。显然,他错了。
  
  年届四十之后,他想弥补,却发现岁月中缺失了某些东西,而这些是根本没法弥补的。
  
  D
  
  出院之后,他还是回到了厂子里,回家的频率却是越来越高,节假日、周末,他都会回去吃饭,偶尔也跟妻女聊聊天。
  
  他那浮躁了半辈子的心,总算想要安静下来了。
  
  然而,这样的安生日子没过多久,妻女住的旧平房便被拆了。那房子的所有权本来也不属于他们,这样一来,他们就无处安身了。
  
  他开着车,满城里给她们租了一套满意的房子。他帮她们搬过去,然后就要走。女儿擦了擦汗,喊道:“爸!”
  
  他回过头:“有个客户,我必须应酬,我保证不喝白酒!”
  
  女儿低着头:“我们啥时候能有自己的房子?”
  
  他愣了愣。他是曾想过要给她们买房子,可是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,他决心通过另一种方式进行补偿。
  
  所以,他笑了笑:“房子是死的,但买房子的钱却是活的吧?”
  
  女儿对他的回答显然不满意,转身回屋了。
  
  来年的三月,他突然宣告破产。他回家收拾了一下行李,准备开始新一轮的东躲西藏。女儿拉着他的胳膊不肯让他走:“爸,你不要走,我不要房子,我只要全家快快乐乐的!”
  
  他没有预料中的伤感,反而很轻松地笑了:“我还是不习惯过稳定的家庭生活。我还是喜欢无牵无挂!不出三年,你老子我还是一条好汉!”
  
  然后,他不顾女儿在身后的哭声,毅然离去。走到小区外面,他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,奔涌而出。
  
  E
  
  他就在城郊租了一间破房子,换了手机卡。想念女儿时,他就拨通电话,什么都不说,听女儿说:“喂!你好!”他就挂掉。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似乎足以抚慰他无处栖身的凄苦。
  
  这样过了一年多,他回到家对妻子说:“我们离婚吧!”女儿正沉浸在父女久别重逢的喜悦中,盯着他看了半天,说:“爸,我恨你!”
  
  他强忍着眼泪没说话。他们除了债务一无所有,所以这婚离得也格外干净。办完手续时,他给女儿打电话:“爸爸是爱你的!但是,有些事情我也没办法!”
  
  女儿在电话那头喊:“虚伪!”然后便挂了电话,连个称呼也没有。
  
  他还是蜗居在城郊,偶尔给女儿打个电话。女儿有时不接,有时“喂”一声就挂掉。她知道,她对他的怨恨有多深,就对父爱的期待就有多高。
  
  某次,她那个“喂”字有点颤抖,他马上感觉到她在哭。他正要问,她却把电话挂了。他再打过去,她怎么也不肯接。
  
  他的心不由地一阵乱跳,他意识到,他突然怕她不开心,怕她哭。幼年时,他的巴掌无数次落在她身上,也没有引起他多么强烈的疼痛。而如今,她那短短的一个略带颤音的“喂”字,却让他心如刀绞。
  
  他连忙给妻子打电话,妻子淡淡地说:“她恋爱了两年的男友嫌咱们穷!”
  
  他再也没法平静了。他的爱没能与女儿的成长如影随形,如今,他的无能却要影响她的爱情。
  
  问清情况后,他选了一个安静的小饭店,请小伙子吃饭。两个男人聊了不到半小时,便进来了几个人。从他们旁边经过时,有一个人喊:“何总!”
  
  他下意识地往外跑,但是迟了,那几个人冲上来挥拳就打。
  
  她来时,他还是躺在了医院。一条腿骨折,打着石膏。她轻轻地摸摸白色的绷带,低头轻声地哭:“爸!他们为什么打你?”
  
  他笑了,多年来第一次摸着她的脸。他说:“没事!我欠人家钱还不了,挨打也是应该的!”
  
  他把所有的财产变现,只是为了对她有所补偿。他想以一个最妥当的方式,把他的八十万元钱转到她的名下。他知道,债权人必定不会放过他。他跟妻子离婚,只是不想连累她们。这么多年来,他怕她们连累他,而现在却是害怕自己连累她们。
  
  这一躺又是半个多月。医生说,他以后走路会受影响,腿能保住也算不错了。出院时,女儿要扶他,他不肯。趔趄着走了几步,他重心一偏,差点摔倒,女儿默默地搀着他的胳膊:“爸!你把人家的钱还了,我不要你拿命换回来的钱!”
  
  他摸摸她的头没说话。他知道,作为父亲,他的爱总算是化蛹成蝶了。不管他现在是生还是死,女儿心里认可他,这已经足夠了。
  
  这么温馨的局面才刚刚开始,又要戛然而止。想到这里,他不由地泪流满面。
        湖南白癜风医院-长沙白癜风医院-临沂白癜风医院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